林治:安化黑茶不仅好,更对黑茶产业的发展起到了引领作用

林治:安化黑茶不仅好,更对黑茶产业的发展起到了引领作用

时间:2019-9-26 分享到:


安化黑茶不只好,而且对我国整个黑茶产业的发展起到了引领作用。”“茶痴”林治说。时逢他来参与白沙溪茶厂建厂80周年厂庆,红网时刻记者对他进行了专访。

唐伯虎的《一世歌》中讲:“人生七十古来稀,前除年幼后除老。”说的是传统意义上的七十岁。彼时的人到了七十,根本便是在慨叹,“中心光景不多时”“春夏秋冬弹指间”。

而这个名叫林治的“70后”,是个生在草木中的茶人,是个内心清明简然,从未停止学习的人,是个到处同人讲“今年二十,明年十八”的人。

安化黑茶结缘

林治与安化黑茶相识于1999年他来安化调研的时候。安化黑茶丰富的历史文化底蕴、稀有的原始种群、得天独厚的栽培环境、独特的加工工艺无一不让他产生浓厚的兴趣,他迷上了安化黑茶

但是其时整个安化黑茶都处于幽暗的低谷期,职业领跑者白沙溪茶厂亦是低迷不振。往后的几年间,源于一份相同的对茶的热忱,林治结识了湖南农业大学的施兆鹏、刘仲华等人。与这些黑茶专家们的沟通产生了激烈的思维磕碰,林治对安化黑茶也有了更深化的了解。

时代往前走,现在的安化黑茶总算在严酷的市场竞争中赢得了一席之位。但林治隐约有些直觉:安化黑茶还有更大的提升空间。

林治以为,要使黑茶成为群众生活的必需品,最重要的是要重视培育消费市场,引导茶叶消费。其主要途径是在品茗的方式办法上要解放思维,鼓励“古法创新,新法承古”,根据不同人群的不同需要,创新出多姿多彩、时髦风趣、便捷养生的,能受不同性别、不同年龄、不同层次顾客推崇的喝茶办法。

那个温柔 诗意的人啊

与人往来,林治永远有老派知识分子的得当。

他穿一件清爽熨帖的蓝色衬衫,一笑起来,眼角的褶皱里盛着满满的真诚与谦逊。在采访的过程中,他那逻辑严密、辞采飞扬、收放自如的论述给记者留下了很深的形象。

林治平生烟酒不沾,最喜欢的是“读万卷书,行万里路”,最钟情的是茶,最高兴的是以茶会友。他对茶的那种热心纤毫毕现,使人想起《牡丹亭》里那句缱绻的“情不知所起,一往而深”。

而这一腔固执和赤诚,使他自己也像茶一样,在人生的大命题中,被年月一丝一缕蒸出了香气。

几十年来,他披星戴月,跋山涉水,访茗探泉。在天地的清和正气中,陶铸性情,改变气质。正如他书中所云:“茶字草当头,木字底,傍边是人字。即‘人在草木中’。”如果没有这一番历练,就不可能对“茶性”有那么精到入微、如数家珍地阐释。

他曾选用桐木关的正山小种,勾兑芳香可口的糯米酒“武夷留香”,用矿泉水冲泡出一杯“忘情水”,藏着一半清醒一半醉,让女儿从喜欢“刘德华”到爱上了这杯“忘情水”,只用了短短一盏茶的时间。

“听到李琛有一首歌叫做《初吻》,那时候我女儿大学刚结业,还没谈恋爱呢,我说,今天爸爸给你一个‘初吻’。她眼睛瞪好大,‘什么初吻?’”于是,林治点上一支蜡烛,将想念梅或情人梅用冷水洗净后泡进滚烫的红茶中,每个杯中放入蜂蜜和两颗大樱桃,然后冲入泡制过的红茶,杯边点缀一朵玫瑰花。那一刻,酸酸的,甜甜的,便是初吻的味道。

毫无疑问,他是诗意的,是浪漫的。

近些年来,林治始终站在实践的视点,一方面努力“治理”茶文化的乱象,纠正茶文化的误读,让职业表里正确看待茶文化,正确理解我国茶道。另一方面,他又在纷繁复杂的场合中,用心在坚持“守护”我国传统茶文化的精华,用心在坚持“呵护”斑斓稀少的我国茶道。


标签:湖南华莱,华莱健,华莱黑茶

版权所有:http://www.hljtea.com 转载请注明出处